獐子岛扇贝突然死亡 深交所连夜问询

时间:2019-11-14 15:50:39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9年的双“11”,就在人们忙着“剁手”购物的时候,地处北国的獐子岛扇贝,死了。

獐子岛的扇贝与A股的獐子岛,从2014年以来,都活得不容易。此前低温跑路、高温饿死,近日又突然死亡,扇贝历经“磨难”;与此同时,獐子岛业绩连年亏损,财务被指涉嫌造假,随着扇贝的第三次“消失”,獐子岛再添退市风险。

这次獐子岛还能逃过吗?

扇贝突然死亡,深交所连夜问询

根据獐子岛11月11日晚间发布的公告,公司在11月8日-9日这两天进行的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时发现,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公告显示,已抽测区域 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 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在獐子岛发布上述公告的当天晚间,深交所迅速发函问询,要求獐子岛说明此次扇贝大面积死亡对公司业绩带来的影响以及两大疑点。

疑点之一,是獐子岛选择抽测的时间。根据獐子岛的《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本应于每年 4-5月、9-10 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是獐子岛此次的秋季测试,却一直到11月7日才开始进行抽测。

疑点之二,是獐子岛扇贝的死亡时间,今年10月19日,獐子岛曾对监管层表示,截至今年10月末,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而如今短短半个月时间,公司的扇贝却出现了大面积的死亡。

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对于公司异常的抽测时间以及扇贝短期内大量死亡的原因进行说明。并在11 月 13 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进行报送。

截至今日发稿,獐子岛尚未对深交所的《关注函》给予回复。11月12日,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底播扇贝可能是刚死的。其依据是公司所发现的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而扇贝的软组织一般在死亡后几天时间就会消失。

在回应扇贝死亡原因时,吴厚刚称,专家还在路上,死亡原因要由专家来判断和表达。从过往情况和经验来看,很多种原因会导致死亡。

扇贝“花式消失”:低温跑路、高温饿死

算上此次的扇贝死亡,獐子岛的扇贝“消失”案件,5年来已经花式上演了3次,此前两次的原因各有不同,第一次是“低温失踪”,第二次则是“高温饿死”。

2014年10月底,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当年业绩出现大变脸,由前三季度的预告盈利变为全年亏损11.89亿元。

2018年2月,獐子岛再次公告称,因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为此,獐子岛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导致公司2017年全年亏损7.23亿元。

对于从事养殖、播种的农牧业公司来说,因为自然条件的不确定性,业绩确实往往会出现波动的情况。在獐子岛扇贝第三次“消失后,近日,大连市政府也已经组织金融局、农业农村局、证监局等部门召开会议,听取獐子岛总裁吴厚刚所做的秋季抽测及风险应对工作汇报。

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的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扇贝增养殖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行业,出现死亡是相对普遍的现象,国内以及日本经常发生扇贝死亡现象,这需要投资者充分认识到。

但需要提到的是,在A股市场上,不乏农牧业公司财务造假的案例。如此前的蓝田股份、万福生科等公司,都是以养殖过程中难以确定的各种条件,而进行财务造假。獐子岛也曾经因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等因素,遭到过证监会的处罚。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对于海洋养殖的上市公司来说,因为自然灾害以及环境变化的因素,确实很难有方法去精准的估算海洋存货。但是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披露减产信息时,应该详细说明减产的原因。“比如遇到了什么自然灾害,自然灾害何时发生,对公司养殖造成影响的作用机理是什么。”

獐子岛面临的三大退市风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因为公司的连年亏损、涉嫌财务造假以及股价的大幅下跌,如今,獐子岛面临着来自三个方面的退市风险。

第一个风险是獐子岛的业绩。根据深交所规定,中小板企业连续两年亏损被ST,连续3年亏损被暂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将被终止上市。

而2014年-2018年5年间,獐子岛有3年业绩出现大幅亏损,而实现盈利的2016年与2018年,公司之所以能够实现扭亏,变卖资产与政府补助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其中需要提到的是,2018年初獐子岛的扇贝再次死亡之后,公司将当年对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的操作,也减轻了公司2018年的业绩压力。

而在2018年短暂盈利之后,2019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幅度已经达到3403万元。伴随着此次扇贝的突然死亡,今年或将再次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

第二个风险则是来自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的风险。今年7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

尽管当时獐子岛表示,公司并未触及深交所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但是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獐子岛曾在2016年虚增利润1.31亿元,追溯调整后,公司2016年的净利润应为-5543.31万元。

这也意味着,如果该财务造假行为被确认,獐子岛将可能因为2014年-2017年连续四年亏损而被终止上市。在调查结果发布之后,吴厚刚第一时间对外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并已经在准备申辩材料。

尽管獐子岛暂时避免了上述的两方面退市风险,但是随着公司股价的下跌,来自第三个方面的退市风险正在逼近。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停牌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证券交易所应当终止其上市交易。截至发稿时,獐子岛股价2.46元/股,近三日来的股价跌幅达到20.13%,逐渐逼近公司1元/股的股票面值。

更重要的是,因为屡次的扇贝消失,獐子岛正在被投资者抛弃。有媒体报道称,多家买方机构表示,早已将獐子岛列为禁投对象,选股时更加注重对公司管理层的考察。数据显示,2017年底以来,公募基金对獐子岛的持有数量基本为0。

在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看来,獐子岛利用制度漏洞,没有连续三年亏损退市,而目前重大违法违规退市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尺度,即使监管部门立案调查,也很难认定财务造假。 “与其靠监管,还不如靠市场,投资者不信任公司,应当用脚投票,其股票面值跌破1元也会退市。”

而对于獐子岛扇贝的再次跑路,新华社今日发表评论称,资本市场并非儿戏,类似扇贝屡次三番上演“跑路”,如果不彻查真相,会让投资者失去对市场的信心。对于触碰底线的上市公司,有关部门须依法依规进行处理问责,甚至予以退市,让市场真正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土壤。唯有如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更好保护,我国资本市场才能真正实现健康有序发展。